網頁

2004年10月12日 星期二

Doc: 針灸介紹(康健)

針灸?集傳統、現代於一身

我「針」得不痛了!



作者:林宜昭

疼痛很難捱,但中醫師用幾根針,扎一扎,疼痛就真得不見了。靠著幾根針,中國的醫術就讓外國人嘆為觀止,從古代到現代,從東方到西方,蔚為風潮。但針灸究 竟是怎樣一回事?手術室裡,聚集了麻醉科、心臟外科、腫瘤外科、一般外科等二十多位醫護人員,手術台上躺著68歲的肝癌病患,「開始!」,麻醉主任黃協周 先用電針以低電量試扎,確定病人狀況無誤後,由旅義醫學教授潘賢宗選穴,在病患肝、腳內踝、手、耳朵、背後兩側等處,對稱扎了16針,針灸麻醉後,再進行 全身麻醉,然後腫瘤外科主任常傳訓展開這漫長又緊迫的手術……

去 年12月底,台北振興復健醫學中心施行國內首度肝臟自體移植手術,那一天,從早上九點開始到晚上十點半,整整十三個小時半,為避免病患免疫系統長時間受麻 醉藥抑制,影響術後恢復,院方採取國內難得一見的針灸麻醉,以減少麻醉藥量。過去像心臟或肝臟移植等大手術,多是以硬脊膜外加上全身麻醉,振興醫院麻醉科 主任黃協周表示,近年依據國外多項研究發現,由於手術中使用抗凝血劑,硬脊膜外麻醉容易導致出血意外,所以院方改以針灸麻醉搭配全身麻醉,他宣稱「病人手 術後沒有以往麻醉藥物的副作用,覺得舒服多了!」

一針就見效

肝臟自體移植手術固然驚人,老祖宗傳下的針灸在現代醫學中能發揮多大功效,也令人好奇!所謂麻醉,就是讓病人在無痛無感覺的狀態下,利於醫師動手術。現代 醫學的麻醉以藥物進行,使病患局部失去知覺,甚至失去意識,接近瀕死狀態。而針灸麻醉則是以數根細小、且長短不一的毫針,於手術前刺入一個以上的穴位,並 在手術進行中不斷捻針或者用電針,通電扎穴。

1958年8月30日,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耳鼻喉科一位年輕住院醫師尹惠珠,在沒注射麻藥的情況下,針刺食指與拇指間陷凹處的合谷穴,成功地為病患切除扁 桃腺,為第一例針灸麻醉手術;

1960年代,日本一家醫院用針麻成功的替一位10歲兒童做盲腸手術。最震撼西方世界的事蹟,則是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時,隨行的專欄作家雷 斯頓突患急性盲腸炎,開刀時接受針灸止痛,效果奇佳,眾人嘆為觀止,針灸名聲因此在西方傳揚開來,成為最早也最受國際重視的中國傳統醫療技術,更掀起世界 性的針灸熱,美B義、德、法等國家相繼研展針灸技術,開設針灸科系或學院,甚至成立針灸學會及專科醫療機構。

針灸止痛有奇效

種種現象或證據,顯示針灸的確有其效用。不過,中國醫藥學院教授兼針灸中心主任林昭庚指出:「針灸麻醉其實該說是針灸止痛術的運用比較正確。」針灸止痛其 來有自。早在兩千年前,我國第一部醫書《黃帝內經》靈樞篇中就有一句:「以痛為輸」,「輸」指的就是所謂的穴位──即以病人的痛處為穴位,以針刺之,即可 止痛的意思。林昭庚教授指出,古時論止痛會講:「面口合谷收、頭項尋列缺、腰背委中求、肚腹三里留」等歌訣,意思是只要扎對合谷、列缺、委中、足三里等相 關穴位,即可針到痛除。

一般認為,針灸是古人累積傳承的經驗。但現代醫學已從動物、人體實驗加以驗證,發現可能相關的鎮痛機轉,世界衛生組織(WHO)目前就已正式認可針灸能治 療43種疾病,其中大多數是痛症。台灣的研究結果也類似。高雄市立中醫院曾做過「針灸科初診病人需求之探討」報告,以該院一百多位針灸患者為對象,年紀最 小14歲,最大83歲,其中以40、50歲居多,且過半數未接受過針灸治療。經調查統計,尋求治療患者的病因,66%因骨骼肌肉痠痛,其次是神經系統疾 病、頭痛、失眠等;約50%是經親友或病友介紹,另有25%是其他治療方法無效,才試試針灸;也有人是因為好奇想試一試,更有人是因為不喜歡服藥而改以針 灸治療。

對於針灸止痛的功效,臺大醫院曾以100個手術切除子宮的患者為對象,分組實驗,四組的實驗條件分別為:術後只休息20分鐘、術後給予低頻針灸刺激、給予 高頻針灸刺激,及給予「針灸安慰劑」,測量患者的疼痛程度及使用止痛藥情形。結果發現,休息組在術後10.6分鐘就得使用嗎啡止痛,但針灸低頻及高頻組分 別在27.9及28.1分鐘後才用藥。另外,觀察病人使用按鈕式「自控止痛器」的紀錄發現,24小時內,休息組按鈕自控給藥的次數高達20.5次,針灸低 頻及高頻組分別為11.7及7.9次。在嗎啡用量方面,高頻組只有休息組的四成,低頻組則六成不到。

箇中奧妙尚未明確

證實針灸止痛效果的研究不止於此,不過,為什麼針灸會有效用的機轉,至今還不明確。在神經內科研究領域上,曾以電針2Hz、10Hz、100Hz刺激,分 別觀察用對人體的作用,果真不太一樣。「總而言之,針灸止痛有相當複雜的機轉,即使研究至今,都還不甚清楚,唯一可肯定的是,針灸止痛確實有意義,」中國 醫藥學院畢業的台灣第一位中醫博士林昭庚強調。針灸是疼痛的剋星,不過功效不僅於此。

對糖尿病、心臟病、氣喘、中風、甚至紅斑性狼瘡等,都有相關的研究顯示針灸有利於病情改善。WHO指出,針灸在兒童近視、小兒麻痺等也適用。近來也有人將 它應用在戒毒、戒菸、分娩、失眠等方面。對某些人來說,針灸也許變得像是很生活的事,「頭覺得有點痛,給醫師針一針就舒服了!」榮總傳統醫學研究中心主任 陳方佩曾為文表示,治療醫學是很實際的,針刺在痠痛方面,最大的好處是很直接,哪裡痛就刺哪裡,哪裡塞住了就刺通刺通,不需要服藥再經常位吸收才生效。

陳方佩指出:因為肌肉的痛覺藉由神經系統傳導,一針刺下去,或是拔罐,或是灸法,刺激在局部,都會透過神經系統通知大腦,引起體內本身的防衛反應,所以有療效。

經絡系統玄之又玄

嚴格說來,針灸分為以金屬針刺在人體穴道,達至治療功效的針法,以及用特製艾條點火燃燒,局部刺激病患穴位的灸法。然而,中國醫學的理論概念抽象,常讓現代慣於從具體生理解剖學習現代醫學的人難以理解。

國際醫學科學研究基金會祕書長崔玖表示:「尤其以針灸的理論基礎『經絡系統』,最令人頭大。」經絡到底是什麼?《黃帝內經》開宗明義指出,人體的最基本系 統是經絡,經脈是人體內縱行的管道,是人身血氣運行,所經過與聯繫的網絡,針灸下針的穴道,就都分布在經絡上。英國學者李約瑟則在著作《中國之科技與文明 ──針灸:歷史與理論》提出,經絡系統像是「放射狀毛細血管」的概念。

現代學者則嘗試從物理學角度,找到支持的證據:人體有許多低電阻點形成的「良導絡」,足以驗證經絡、穴位的存在。

針灸非萬能

傳統醫學領域中,針灸用來治療疼痛或某些病症,可以是主角。但在與現代醫學結合的角色定位方面,目前針灸似乎還只能是配角。根據麻醉醫學會在民國85年對 「地區醫院」以上層級醫院所做的統計,台灣因麻醉不當的死亡率約為10萬分之3.4,是美國的7倍,而因麻醉所產生的併發症比例則約為萬分之2.5。這樣 高的麻醉不當致死率,令人心驚,那麼,針灸麻醉是否因為比較安全,而可取代一般麻醉呢?答案並非肯定。

林昭庚教授指出,針灸麻醉固然沒有用藥過量或藥物過敏的問題,也沒有一般麻醉導致的噁心、嘔吐、面潮紅、血壓下降等副作用,對病患的生理干擾較少,有利手 術後的恢復,但也有其無法解決的狀況。由手術引發對器官的牽引痛,針灸止痛效果並不理想;而針灸需在身體局部或遠端扎針,會增加局部肌肉緊張度,多少影響 手術進行。

參與且執行幾次運用針灸麻醉的大手術後,振興醫院的黃協周主任還是認為一般手術採針灸麻醉未免費時又費功。或許對於不適用藥物麻醉的患者,可以用針灸代替麻醉,但在可見的將來,針灸不可能完全取代藥物麻醉,只能說可扮演輔助的角色。況且,針灸並非毫無危險可言。

針灸也有危險性

如果說外科手術是考驗西醫的技術,相對來說,針灸也一樣,針灸醫師不僅需要學識,更需要技術。針法需要左右轉動、上下提插,牽涉到位置與深度,中國醫藥學 院護理師陳素玲在「針灸護理常規」一文中就提及,針刺後有時會產生暈針、滯針、彎針、淤青血腫等狀況,在胸、背、鎖骨上窩刺針過深或角度不當,會引起氣胸 或損傷臟腑,不慎刺中較大動脈,更會造成大出血,前些年坊間也出現密醫針灸不當致死的案例,讓人談針灸而色變。

以現代醫學麻醉的狀況來看,導致台灣麻醉品質不良、安全堪慮的因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麻醉並非由麻醉專科醫師執行,針灸的問題也雷同。雖然目前對 中西醫整合,醫界仍有不少疑義。台大醫學院卻已從87學年度開始,在四、五年級學生修習必修課程麻醉學時,加入針灸的止痛、麻醉理論;實習醫師在台大麻醉 部實習時,也必須學習針灸麻醉,這兩項措施都有其里程碑意涵。

不過,無論中、西醫,治療過程的安全與醫療品質的好壞,還是掌握在醫師手中。在台大擔綱授課的林昭庚指出,目前國內中醫醫學教育重學科、缺乏教學醫院、醫 師實習機會少、師資也少,民眾求醫針灸,只能仰賴醫師經驗。「短時間培育不出好醫師,一個好的針灸醫師要像好的外科醫師般,至少需3~5年培訓,手法才穩 才準。針灸這門學問要有知識傳承,也需要技術經驗練習,」林昭庚說。

角色更待發掘

針灸在醫療上所能扮演的角色,可以更多嗎?或許從世界衛生組織於1995年2月發表《針灸臨床規範》,希望加強針灸臨床研究,促進針灸明確使用一舉,可見 一斑。WHO更支持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成立,且已舉辦過四屆世界針聯學術大會,第五屆將於西元2000年在澳洲雪梨舉行。

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副院長兼針灸科主任張永賢認為,針灸醫學可說是中華民族蘊藏豐富的醫學寶藏,累積數千年的臨床經驗,並形成系統理論。目前針灸已在一百四十多個國家廣泛使用,成為世界醫學的重要組成。

國內也在進行腦中風之針灸治療、電針刺激白鼠穴位驗證鎮痛作用等研究計劃,目標都是期望未來世人能愈來愈認識針灸,中國傳統醫療得以在國際間大放異彩。但 誠如振興醫院常傳訓主任所言:「醫療的目的是希望在不同領域醫護人員合作下,讓病人可以更安全、舒服接受治療,並且康復。」針灸如此,其他醫療也如此。



沒有留言: